宝珀中国市场总监张淼说:“我们看到

作者:二分彩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14 14:07    浏览::

  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20日讯 2018年9月19日下午,由宝珀Blancpain与理想国联合发起的“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”在京揭晓。首届得主为90后青年小说家王占黑,获奖作品为2018年3月出版的短篇小说集《空响炮》,这也是王占黑的小说处女作。该奖项由阎连科、金宇澄、唐诺、许子东、高晓松五位评委共同选出,许子东代表评审委员会颁发奖项,颁奖词为:“90后年轻作家努力衔接和延续自契诃夫、沈从文以来的写实主义传统,朴实、自然,方言入文,依靠细节推进小说,写城市平民的现状,但不哀其不幸,也不怒其不争。”文学奖委员会还授予王占黑三十万元人民币的奖励金,该奖金由宝珀提供。本次颁奖典礼由梁文道担任嘉宾主持。宝珀品牌代表中国区副总裁廖信嘉先生、市场总监张淼女士亦莅临现场

  王占黑生于1991年,浙江嘉兴人,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。她给自己起了一个男孩子气的网名,叫“占黑小伙”,也有读者喜欢叫她 “占黑伙计”

  《空响炮》一共收录八个短篇小说,小说主人公都是上一辈“半新不旧“的”边缘人“,是“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昨日遗民”。与许多同龄作家不同的是,王占黑的创作起点并不是女性的内部经验,而是更广阔的街道空间和平民社会。而她写这些人物也不同于上一辈的作者,不背负沉重的包袱,没有诉说苦痛,但在那些人物表面的调侃、诙谐之下,过去的经历已经蕴含其中。王占黑的写作,在一个新的时代承接了文学最悠久的说故事的传统。此外,吴语方言的运用、老成的文风、白描的手法,这些都构成了王占黑的标签

  王占黑目前是一位高三班主任,请了两天的假来参加颁奖礼。她坦言,《空响炮》或许还有些单薄,尚未形成体系,但在“街道英雄”的隧道中,她走得很开心,而且觉得越写越有意思。据她介绍,这个短篇集源自一个叫“街道英雄”的写作计划,已经持续写作了四五年,该计划的第二本《街道江湖》也已于近期出版

  据悉,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的评选对象为作者45周岁以下、此前一年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的中文简体版小说。自3月启动以来,历时半年,吸引了近百部小说参评。8月15日,文学奖委员会公布了进入初选名单的13部作品;9月1日公布决选名单,来自青年作家双雪涛、王占黑、阿乙、张悦然和沈大成的五部作品入围

  文学奖委员会表示,该奖设立的目的,乃是发掘富有潜力的、有长期创作的自我预期与动力的文坛新锐,支持有才华的青年作家,推广兼具文学性与可读性的中国当代文学。评委阎连科说:“中国其实没有一个针对青年作家这么隆重的、正式的,当然也希望它是长远的奖项,我想对于整个的中国文学创作,一定会有一些纠正、纠偏的长远意义。中国的特殊情况是老年压中年,中年压少年,所以这个奖不仅让他们脱颖而出,最终有的作家会成为大作家。”评委唐诺谈到对文学奖的寄望时说:“文学可能越来越需要市场之外的奖励系统,因为文学往深层的方向走时,往往会跟市场性格背道而驰,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另外一种补充的方式,而文学奖可以扮演这样的功能,把一些书从越来越强大的市场的决定性力量里头拯救出来。”

  谈及共同发起的初衷和感受,宝珀中国市场总监张淼说:“我们看到,文学绝不会丧失活力与魅力,正如机械腕表绝不会被石英化、数字化所取代;在文学领域,或是其他创造性领域,中国年轻一代的能量正在蓄积,他们可以创造了不起的作品,另一方面,他们也渴望欣赏了不起的作品,不论是一本小说,还是一枚顶级腕表。宝珀希望在这个时代,展现品牌的世界观、价值观和审美观,也帮助有才华,有追求的年轻人绽放光芒。”

  青年作家能否更自由地表达自我,决定了华语写作的未来。首届参评的近百部作品展现了多元的创作面貌,其中包括都市青年的侧写,乡村中魔幻与现实的交叠,八零后一代的青春漫游,边缘人的困顿,新军旅文学,还有大开脑洞的推理和科幻

  入围决选名单的五位风格迥异的作家,某种程度上也是当下青年作家的代表,构成了青年文学奖的丰富性。双雪涛《飞行家》“大巧至朴”,努力经营故事和情节,为那些被侮辱和被损害的故乡人留下虚构的记录;王占黑《空响炮》描述五彩斑斓的街道英雄,接续一个几被遗忘的、中断的文学叙事传统;阿乙长篇小说《早上九点叫醒我》写“中国乡土的教父”和“酣畅淋漓的人物谱”,沉重冷酷,充满力量感的风格接近浮雕;张悦然《我循着火光而来》中,孤独男女背负着难以言说的过往,执着寻找生命中的火光;沈大成《屡次想起的人》在魔幻的想象中奔驰,又有写实的细节,于诡谲之中涌现合理的故事

  五位青年作家也都来到了颁奖礼的现场,分享了与文学结缘的自觉时刻与未来的写作计划

  评委高晓松现场爆料,当天上午的评奖会议,评委们“完全没有共识”,“背道而驰”,“同一个作品,有人给9分有人给1分”,经过了多轮投票,才得出了最终的结果。而在颁奖礼现场,每位评委也对五部入围作品一一作了精彩的点评

  关于评审小说这个“复杂的决定”,评委唐诺说:“对我来说在所有文体中小说是一个非常特殊、非常有力量的文体,它被赋予任意虚构的特权,书写者在人物心里装一个麦克风,听到隐秘的声音。小说可以完成现实中我们看不到或者完成不了的东西。我比较期待小说家去做只有小说能做到的事。所以我会比较从这个角度去看大家的小说。”而评委阎连科指出,“最好的文学奖是什么?就是你入围到最后,一定是因为你的作品好,最后得奖的那个人是偶然的。入围的靠水平,得奖的靠偶然,这个文学奖一定是公正的。我们今天就做到了这一点。”



相关推荐: